当前位置:自身建设

专家解读十七届六中全会热点难点20问(9)

上载日期:2012/4/27 17:04:31 来源:湖北组工网 字体: 放大字体 增加行距 缩小字体 减小行距 刷新网页 关闭窗口

要个人变成道德人,就要给予他们希望
郑永年


  9问如何应对现代化进程中人们的精神压力和道德失范?精彩语录:“一些领域道德失范、诚信缺失,一些社会成员人生观、价值观扭曲,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更为紧迫,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道德基础任务繁重。”
  热点回应:广东佛山“小悦悦事件”发生后,立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与反思。小悦悦被两车两次碾过,18名路人默然经过而不施救。针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显示,约87.7%的受访者痛感当前社会日趋冷漠。不少人留言指出: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才是杀死小悦悦的真正凶手。在尝到了初步富裕果实之后,中国人马上接受了以金钱为核心的“利益”概念。中国社会的基础很快就从意识形态(或者道德)转移到了利益。最明显的就是“GDP主义”,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,经济的增长成为了衡量各级官员的唯一重要的指标。GDP主义已经高度制度化,尽管最近几年中国政府想努力扭转单向面的GDP主义,但成效并不大,可见各级官员的金钱主义概念根深蒂固。(应当指出的是,GDP主义是通过牺牲下一代人的利益来满足这一代人的利益的。)
  官员的腐败更显出道德的解体。从金钱腐败的数量来说可见一斑,已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几千、几万到九十年代的数百万发展到今天的数千万甚至数亿。权通过腐败转化成钱和财富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要下一辈不产生权力崇拜的心理实在是非常之难的。更为严重的是,在历史上,中国的政府不仅是负责治理的,而且也承担着教化的功能。今天中国官场的腐败,其自然成为了道德衰落的最主要的力量。不是也不时有小孩长大了立志“当贪官”的案例吗?
  权和钱各自驱使着道德的衰落,而权和钱之间的互相交易功能更是加速着这个进程。对年轻一代来说,无论是“权”也好,“钱”也好,只要能够得到其中的一个,或者和其中的一个靠上边,就有了自身的价值。
  除了权和钱之外,同样严重的是中国整个社会经济结构在迫使年轻人的权钱膜拜。在具有高度流动性的社会里,道德的主体是个人。要一个个单独的个人变成道德人,就要给予他们希望。如果个人可以通过自己正当的努力,实现自己的希望,那么这个社会必然具有一定的道德水准。但如果个人失去了这个希望,或者说无论通过自己怎样的正当努力也实现不了这个希望,那么道德概念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从很多方面来说,中国的年轻人正处于这样一个道德的困境。(作者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)

申明:本站新闻未经书面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s @2010-2012 中共崇阳县委组织部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中国崇阳网